mymm

搞钱最重要

奥斯卡与玫瑰奶奶

生命是一份奇特的礼物。一开始,我们高估了这份礼物,以为得到了永恒的生命。然后呢,又低估它,认为它腐烂、短暂,几乎要抛弃它。最后,人们才明白,这不是一份礼物,仅仅是一次出借。于是,我们就试着配得上这个生命。

永远没有运气可言

许愿

希望我能在学习上突然开窍,然后,走梦想中的路吧

我可真是太辣鸡了

记录一下我这次午睡的梦:我梦见我们班出去吃饭,我想买水(还是百岁山),下到餐厅负一,结果付款系统没升级,还要验证才能付款,验证内容:执业医的题目可以自选。我正费劲巴力验证着呢,突然有俩买家癫痫发作了。。。给我吓得,我准备跑到小卖铺旁边的客厅继续验证,发现都他娘是法医解剖的尸体,然后我又滚回小卖部旁边继续验证去了。最后发现这小卖部可以用校园卡支付。。。

完了,又开始网抑云了。

走之前又碰到标准的留守儿童看病模式:俩老人带一个小孩,一个老人耳朵还背,听不清说话,而且这俩老人明显文化程度不高家庭也不富裕。几百公里跑来看病,还没找对地方,今晚又要找个五十块钱一晚的地方住一宿,明天接着来挂号排队。

希望我之后看多了会麻木

刚才脑补了一下如果在学校kill myself,会发生什么呢

  我吃过药后,坐在床上,在灯下写出自己最后的话。告诉我妈妈对不起她,我太自私了,扔下了她自己逃走了。也对不起我的亲人们,尽管我知道他们如果听到这个消息会如何崩溃。之后说明自己的原因,自己真的对人生这场游戏厌倦了,我既然成为不了佼佼者,也不想成为碌碌众生,干脆也不想玩了,一键退出。希望自己下辈子摇骰子投胎能摇出来个稍微强一点的号。

  第二天早上,该上早课了,室友看我没起来,以为我要翘课睡懒觉,倒也没叫我。等到她们中午回来,看到我依然没有起床,便觉得有点不太对,爬到上铺叫我不应,摸一摸我发现我已经冰凉,她们开始惊慌。告诉班长,告诉导员,打120拉到隔壁医院确诊已经抢救不过来了。导员和我妈妈打电话,我妈接到电话后没有和我奶奶姥姥说,带着我爸就乘最近一班高铁赶到医院,看到我后才相信事实就是这样。看完我的话后痛哭着瘫倒在医院走廊。学校里面呢,就开始有各种消息了。诶你听说没有,XXX在咱们宿舍楼里。。。啊真的呀?对啊不骗你,他们家长都来了。。。班里面可能会压抑一周。等我爸妈回到家和我家长辈说了之后,我家长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我可以猜到,但我不想描述。当大家都知道的时候,可能都会说,这个傻闺女,上学上的好好的,有什么想不开呢。可能在过一阵,除了我家人依然记得我已经离开之外,便再也没有什么波澜了。毕竟世界只是又少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。

我是个废物。。。

国家太弱 个人太强 会吃亏的———大染房

2020年的最后一天

   又是一年结束了,但今年真的不太一样。以前总觉得过了年自己就又长大了点,就可以担负更大的责任,现在回过头来看看,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异想天开罢了。

  不经历一些事情,永远也不会长大,这与时间无关,时间只能改变生理性的东西,比如外貌和身体机能。

  今年的话,遇见了一些事,拉黑了一些人(创下了历史新高),也塌了一些房。是对社交恐惧症患者极不友好的一年。当然也因此遇到了许多很好的很温柔的人,也是幸运。经历之后才发现,自己前二十年过的真是糊里糊涂,埋头学习,假期就忙着上补习班。现在只想感叹,二十年里除了学习,还真的是没有成长呢,小孩子心态能保持这么久也真是不容易。这里要感谢我的父母,让我当了二十年不用思考别的,只用解决学习就好的小朋友。

  嘴上说着明年会更好,但实际上,明年要为2020年犯下的错继续背锅,会更好吗?谁也不知道。但今年我连滚带爬的熬过去了,大不了明年继续滚嘛,有什么的。一无所有的年轻人,也就剩这点傲气了。等人到中年,可能会羡慕现在的我还能什么都不考虑就赤脚走天下的样子,但现在的我羡慕中年的我经济独立的样子。

明天要考试,今天也没啥想说的了,送自己一句话吧,焉能不贵复不去,空作昂藏一丈夫